叁折🕊️

叁折。
wb:叁折咕咕。

记些青春,我爱的故事。

AMA梗。

甜品师梅林✖️咖啡品鉴师亚瑟。


如果让亚瑟来说一个下午最美好的事是什么,他绝对会说在下午的咖啡厅,点一杯意式浓缩配上一份不甜不腻的千层是最美好的事。他尝试过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坐在靠玻璃窗的座位,咖啡馆的风轻轻吹着,他点了杯浓缩搭配着千层,然后翻开书。就这样度过了一个下午。

那是他第一天来到一家让他如此满意的咖啡店,舒适的灰白色装修配上天花板上的小吊灯,一排书从小说到诗集甚至还有画集。放在干净整洁的复古书架上,墙上的纹明显是有着藤蔓缠绕感觉。

店里的那台老式黑胶唱片机就安静搁在中间,古典乐配上下午茶,再来本书绝对是最美好的消遣时光。


而梅林作为甜品师,小到打发奶油,大到设计甜品形状全由他一人,一下午的忙碌,却总是能看到固定座位上的那抹金发。亚瑟似乎是将所有甜品都尝过了,而他最钟爱的也是梅林最喜欢的。那款低温保存入口即化,添加了少量冰淇凌代替打发奶油,不甜不腻甜度刚好,梅林经常会给自己留上一块。而当他看见亚瑟也爱这款后,梅林甚至会下意识为他留下一块。

于是亚瑟几乎每次都能吃到一块,无论他什么时候来,都会有,而亚瑟觉得自己足够幸运每次都能吃到这块千层。


而谁能想到品鉴师大人其实一开始只是为了来品尝咖啡,但是最后却被甜点俘获了心呢。

Flower Fell

Flower&Dance&I

Dance片段补充*


夕阳余晖将阳光的温度落在亚瑟的头顶,梅林只感觉到温暖的手掌搭上了他的腰身将他搂近,花朵轻轻摩挲着梅林的小腿处。那带着花朵的味道与落日的气息,亚瑟握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梅林跟着他的拍子往前踏了一步,女步的走位让梅林有些难受,的亏亚瑟搂着他的腰身将他的重量掌控,他花了足够多的精力来确保不会踩到亚瑟的脚。他们流连花丛,踩着熟悉的节拍,旋转,互相注视着的双眸;收紧了的手臂,靠近的鼻尖,呼吸喷洒在了嘴角。


梅林必须承认,现在的姿势显得太过暧昧。就像是舞厅的音乐停下,对方却顺势握着你的腰身凑近亲吻你的嘴唇,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一吻,你脸红耳热,却只是攀着他的肩将吻深印。

围观群众见证了你们的爱情,然后鼓掌,祝福,直到对方松开了你带着你一同弯腰谢幕时你的心脏还在砰砰跳动。


“允许我亲吻你吗?Mer—lin.”


亚瑟故意拉长了声音,将称呼变得独特的暧昧。现在呼吸相互交织,梅林真不知道有什么比现在更暧昧更适合表白的时刻了———何况他昨晚就做好了这个决定,哪怕亚瑟不开口他也会主动献吻。

虽然这支舞出乎了他的意料。


“...Please.”


简单的一个单词蹦出,就像欢快的音乐跳跃着将梅林内心的小欣喜送出展现给亚瑟。于是更加收紧了的腰身,顺着背脊往上滑搂住了他的脖颈,然后用着温暖的掌心触碰到了梅林的后脑勺,深深的一吻在嘴唇相互触碰时就已注定,梅林完全是被动的,像个不知所措的小男孩似的。他的手掌一时不知道触碰到哪里,然后他终于将手搂上了亚瑟的腰,或者说是抓着亚瑟的白衬衫。温柔的舔舐,舌尖撬开了牙齿,亚瑟的味道和梅林的味道于口腔先融合,这完全不含有任何情欲,就只是简单的,柔和的,带着小确定的那一吻。


他们于这花海中亲吻,带着爱意。白色的蝴蝶围着他们转圈,阳光照到他们的身上,在影子下拍出了他们于天地的见证,就烙印在这片花海,他们相爱的痕迹。

大半夜的放着第二圆舞曲写舞会跳舞的俩崽估计也就我了。

花海的舞蹈绝对是不够尽兴的,踩着节拍的双人华尔兹绝对要安排上。

甚至想给小梅安排上漂亮的裙子,亚瑟带着他转圈圈的时候还能转出朵花儿。提着裙摆来个弯腰也可。

翘屁股窄腰的.....


看来也可以给亚瑟安排上了。

单独的双人舞练习,完全可以给亚瑟安排上壮壮的私人订制裙。

万人迷亚瑟✖️存在感为零的透明梅林

关键词:校园恋爱,地下恋爱,完美亚瑟。


亚瑟绝对是校园男女中人气最高的“最想约会的对象。”

而梅林就是丢到人海中都没人会发现的透明人。


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居然会恋爱。这绝对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当有人发现亚瑟有了恋爱的对象,开始怀疑身边所有人的时候,却没有想到翻到了亚瑟的包里有着梅林的生活用品和照片!!


震惊,某万人迷和透明人的恋爱就此浮上台面。

AMA脑洞。

模特亚瑟✖️摄影师梅林。



亚瑟确实是个身材很好的男人,在梅林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了。身材匀称,一头金发,漂亮的蓝眼睛。

在帮亚瑟拍照的时候梅林都不禁在内心称赞,潘德拉贡先生绝对是最佳模特。


夜晚。

当亚瑟双手撑在梅林边上看着梅林时。


“现在你可以认真看了。”

码一个设定。


狙击手梅林✖️黑手党boss亚瑟。


梅林是警局派来击杀黑手党boss的狙击手,但是却发现黑手党boss是自己熟悉的青梅竹马亚瑟。很多年没有联系,但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和上头核实的时候发现亚瑟还是MI5的负责人。


所以究竟亚瑟是黑是白。

就让小梅去探个究竟x潜入当亚瑟的副手,然后恋爱x

Flower Fell

Flower&Dance&I


(Flower&Lover&U原定be结局,可当番外看)


关键词:花海,最后一支舞。

Flower&Lover&U戳:http://sanzhegugu.lofter.com/post/1ffcc94b_1c6932cc5



花坡在午后的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白色的蝴蝶围着花瓣转圈,午后的微风带着点太阳的温度,刮起了一阵温柔。花坡的小坡处藏了一抹金发,在金黄的小花中却依旧是最为耀眼的,梅林一眼就看到了那头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是梦境,美好到不真实。梅林顺着花丛往亚瑟的方向前进,蒲公英随着他的衣摆飘起了小絮,微风拂过就随着风飘到了山坡上。


凑近了些,梅林看见亚瑟的双手垫在脑后,双眸紧闭睫羽在微风下微微颤抖,然后他就像是着了魔一般的控制不住自己,他低下身子,嘴唇亲吻上亚瑟的嘴唇。柔软的,带着亚瑟的味道,这个温暖的吻似乎还带着阳光的味道。若不是身旁的花朵被微风带起了弧度,或许这一刻就是永恒的静止了。




隐藏在森林深处的花坡,向阳,有着彩色的蝴蝶,如同童话般的梦幻。梅林偷了一个吻,在对方还未察觉之时又退开。心脏在不住的跳动,像是小鹿刚刚跑了一个世纪。梅林就像是十七岁的少年一般不住心动,偷吻了自己心爱的男孩后捂着心脏仿佛担心对方会知道他不曾暴露的心动。




梅林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不是没有过亲吻,也不是没有过心动。可是哪怕曾和心爱的女孩在月光下亲吻,哪怕曾和心爱的女孩在教堂面对着白鸽拥吻宣誓,也没有此刻简单的一吻让梅林如此心动。




明明亚瑟不是他的初恋,却比初恋更让他心动。




“下午好,抱歉我睡着了。”




梅林准备将画板收进背包时,亚瑟才刚苏醒。刚刚睡醒的声音还带了些小沙哑,亚瑟的左手肘支撑着地面,右手抚摸上一头乱发,扭头看向梅林的动作冲他笑了笑。




“刚刚画完画?”




梅林收画板的动作带了些小慌乱,他没抬头看亚瑟,只是低着头点了点头。




“是,夕阳很好看。”




他的手握紧了手中的画板,就怕暴露了些什么。亚瑟盯着他看了一会,也就几秒的安静却让梅林的手心有些出汗,他将背包的拉链拉上,将偷亲的吻藏起。然后起身冲亚瑟伸出手。




“我们回去吧?”




亚瑟的手掌触碰到梅林的掌心,温热的掌心触碰到冰凉的汗液有些黏糊糊的,亚瑟的唇角上扬露出很可爱的小虎牙,起身,用了些力度将梅林拉到自己的怀里,他低头看着明显有些懵的黑发少年。




“现在让我想起了Richard Clayderman的A comme amour。”


“你先松开.....为什么?”


“说到夕阳就该想起这首曲子吧?”




梅林从亚瑟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揉了揉自己的胳膊,亚瑟举起双手满脸写着抱歉。




“说起夕阳吗…这首曲子确实是足够平静,带着理查德的浪漫。在现在赏着夕阳放这首曲子倒也很舒服。不过我更偏向于这首曲子在夕阳的舞厅跳舞时弹奏。”


“你是在邀请我跳舞吗?”


“什么,当然不是!”




亚瑟八字步站立,半躬腰,将左手背在身后,右臂往前稍曲伸出手,抬头看着梅林勾起微笑。




“May I?”




“我可不是女士!”




梅林明显有些恼羞成怒模样,一双大耳朵发红发烫,亚瑟有些失笑,再次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朝梅林伸出手,还未开口梅林就将手搭了上来。




“Yes!”




很明显,走女步对于梅林来说有些困难,他甚至好几次险些踩到亚瑟的脚背。他都有想咬自己舌头当场去世的冲动。


夕阳充满着温馨,浪漫。亚瑟带着梅林穿梭在花丛,他轻哼着曲调,夕阳的余辉在两人互换位置时不时换着光线,或照在梅林的嘴唇,或照在亚瑟的发间。梅林的手搭在亚瑟肩上,亚瑟的手轻搂着梅林的腰部,几缕光变换着,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亚瑟的嘴唇离梅林的嘴唇越来越近,从几缕变成了一缕,再变成了毫无空隙的。夕阳的光影下,两人留下了拥吻的痕迹。




“Merlin…”




“Arthur!”




声音回荡在长满枯草的山坡,梅林是被夕阳的余晖唤醒的,带着他的噩梦。他靠在树上,睁开眼看去,这里没有漫山遍野的鲜花,但是有着许久不割有小腿高的枯草,他抬起了手,抚摸上嘴唇,干到裂开,被风吹得冰凉丝毫没有温度的。


但是那感觉却又是真实的。




梅林用手掌捂住眼睛,泪水渐渐染湿了手掌心。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光消失在山坡上,那处悄悄开出了一朵金黄的花朵。







Flower Fell

Flower&Lover&U

度假王子亚瑟✖️乡间画家梅林。


架空小故事,有ooc严重,私设如山,若不喜慎入。有糖有刀,结局he。

番外/原定BE结局Flower&Dance&I戳:http://sanzhegugu.lofter.com/post/1ffcc94b_1c693b910


Take my hand,put trust in mine.


I know that we will make it.


Love me know we will be alright .


Cuz together we will weather it all.




乡间的这条小路大概是梅林的一个小秘密,他喜欢在安静的午后踩过小树林的枯枝落叶,推开有些破损的,藏在树林深处的那扇掉了漆的门。午后的阳光细细碎碎落在那一小片的阴影中,然后他吸了口气,推开了那扇门。就像是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一样,扑面而来的新鲜空气带着温暖的阳光味道,和刚刚的森林相比就像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新世界。在这片树林的深处藏着更深的宝藏地,就像是步入童话一般,铺着鹅软石的小路边上开着黄白色的小花,隔着路边的栅栏是漫山遍野的鲜花,小溪声伴着鸟鸣,蝴蝶围着花朵。


这是梅林的小世界。他踩着鹅软石往下走,衣袖摆过鲜花,指尖掠过花瓣。然后他在转弯口的栅栏缺口处停下,从背包里拿出了画板和画笔,将折叠的小椅子展开,对着山坡作图。




他甚至某天在这里看见过一只小鹿和兔子从山坡上下来,看见他时甚至对他感兴趣而凑过来,然后他有幸摸到了小鹿。




他有时候会顺着鹅软石路一直往下走,然后瞥到了一栋窗户上开满彩色花朵的白房子。但是他从未凑近去看,只是远远看着就好,梅林不是什么好奇心重的,什么都要探究的那类人。




直到某天他又一次推开了那扇掉漆的老门,顺着鹅软石的路往下走,但是这次他听见了钢琴声,从那栋白房子里传来的钢琴声。琴声吸引着梅林继续往前走,熟悉的前奏踩着鹅软石往下滑,平缓的节奏让梅林的脚步急中带缓,他踩着拍子往下一步步走,在听见主部时看见了围在窗口前的小鹿,动物都带着灵性踩着欢快的快板,看见他时还让出了一个空隙,他透过透明的窗户看着房里的男人。午后的阳光照在男人的金发上,安静地看着曲谱,修长的手指敲打着钢琴键,滑过白键敲到黑键,再顺着曲谱敲到白键,十指飞快顺着键面划过奏出乐曲,跳着小步舞曲的蝴蝶围着窗外的花朵飞舞。然后在最后的终曲落幕。


梅林为这曲Canon鼓掌,这是他下意识的反应。然后他得到了来自房里的目光,那双蓝色的,带着疑问和....防备的眼神。




“我认识你吗?”




屋里的男人带着足够的防备看着梅林,他好看的眉峰紧蹙,嘴唇下撇。梅林像是刚刚才反应过来一般,冲他伸出手,唇角上扬带着友善的微笑看着金发男人。




“我是梅林,梅林·è‰¾èŽ«ç‘žæ–¯ã€‚我想我们并不认识。啊,抱歉我贸然闯入你家,我是被钢琴声吸引来的....”


“没关系...我是说,你不知道我吗?”




梅林的话说到一半被金发男子打断,金发男子带着稍许怀疑并且震惊的模样。梅林听到他的话语还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抿了抿下唇,看着亚瑟歪着头问出疑问。




“我应该认识你吗?“




不知道是哪个字眼引人发笑,就这一句话把金发男子逗笑了,梅林才发现这个男人笑起来更好看,双眸稍稍眯起,唇角上扬,这一抹微笑就像是刚刚那抹照在他发上的阳光。梅林明显是有点看呆了的,这个男人就像是光明之子一般,一个微笑连带着他的金发和浑身都在散发光芒。就像.....


就像是个王子一般。




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地板上,梅林看着亚瑟朝他走来,白衬衫,黑色西装裤,明明是简单到不行的装束却足以震撼梅林。恍惚间梅林仿佛看到了银色的盔甲,在身后被风扬起的红披风。


手掌上的温度让梅林回过了神,他定睛看到的是冲着他微笑开口介绍自己的男人。




“亚瑟·æ½˜å¾·æ‹‰è´¡ã€‚叫我亚瑟就好,很高兴现在我们认识了。”


“Mer—lin.”


—————


“你经常来这里吗?”




午后的暖阳带着特殊的味道,下午三点的阳光开始变得柔和不再是暴晒。亚瑟和梅林并肩走在这条花路上,亚瑟转过头看着梅林,步伐却依旧保持着一致。




“我吗?的确是经常来这里,不过还是第一次知道那栋白房子住着人。”




他从来没想过那栋白房子居然还住着人,他以为这边曾经是什么景点,但是因为这边是偏远小城镇没有人来所以搁置了项目,他以为那栋房子本来应该是游客来居住的民宿?


结果没想到这里一大片地都属于潘德拉贡所有。




想到这里,梅林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亚瑟扭头看着梅林挑了挑眉,似乎在询问梅林为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你家的地盘,我是不是贸然闯入了你家的花园。抱歉我以为这边是什么被放弃的景点。所以来这里写生。”


“没关系,这边我也不常来,只是偶尔来一次……比起我现在居住的卡梅洛特,埃尔多更加让我舒服些。”




梅林从未去过卡梅洛特,卡梅洛特对他来说太遥远了,但是他有听说过这个城市,据说王子住在那里。而像亚瑟这样优秀的男人,大概就是住在卡梅洛特的皇亲贵族了。


他从没想过这个男人就是王子,毕竟传闻中王子是个坏脾气的经常欺负他人的帅哥,而亚瑟....亚瑟完全不像啊!


所以梅林很自然的排除了亚瑟是王子这个选项。




“埃尔多的空气很舒服,在黄昏时会带着各家的饭香,所以我也很喜欢这里!”




梅林一向喜欢他的家乡,虽然之前有过出城去写生顺便帮买些食材什么的,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埃尔多。作为一个小城镇充满着安静祥和,居民也很友善,除了有时候会碰到几个隔壁的恶霸,不过好在最近都没发生过这些事。




流连在花丛中的蝴蝶围着亚瑟转,一只蝴蝶就那样停在了亚瑟的金发上。亚瑟还有些恼的想要将蝴蝶赶走,但是梅林却用手阻止了他,从背后的小包里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拍立得将这一幕拍了下来。


蹙着眉的亚瑟抿着唇,手指刚刚撩上发丝,从拍摄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停在亚瑟指尖一般。




这张照片当即就洗了出来,梅林还朝亚瑟挥了挥手中的照片,下一幕就是得意的黑发少年和追着他跑的金发少年。




他们两个就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明明今天都是第一次见到对方。


—————


But I can get lost in your eyes, 


I wanna get lost in your tide, 


Knowing what we can become, 


Because in you I see the sun, 


Don't wanna blink or I may miss,you and I, 


Baby,we eclipse. 




“刚刚是Franz Liszt的爱之梦没错吧?我想我应该不会听错。”


“是的,是爱之梦。我以为你对李斯特一无所知?毕竟从你昨天的反应来看。”


“因为世人常谈到第三首的降A大调,用这首来谈起爱之梦的人太多了———不过这首确实很著名。而我是把爱之梦当作李斯特的代表作。”




梅林已经习惯每天下午固定时间来白房子听亚瑟弹琴,从那天初遇的卡农,到之后的肖邦夜曲,再到舒曼的梦幻曲,以及后来越来越多梅林从未听过的古典乐,比如昨天亚瑟给他弹了一曲La campanella,虽然他知道这是李斯特的曲子,但是他个人对于李斯特了解真的不算很多,以至于昨天听到这首时他只说了一句好听,然后就没有了下文。而今天的爱之梦对于梅林来说,也算是一种回忆,他还是个孩子时听过邻居家在弹这首曲子,作为浪漫主义风格,梅林个人还不算特别喜欢,但是他偏爱这首歌,就拿他绘画来讲细腻到笔触。




说起绘画。


梅林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画本,谁知道这本画本里都画了些什么呢。




“它作为夜曲体裁,三部曲的A段B段C段你更欣赏哪段?”


“B段。高潮部分总是容易让人着迷的,37小节的推动真的是听一次就上瘾,第一次听的时候就很喜欢,特别是之后每次听到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B段转入C段回到A段旋律也很棒啊,就像是舞会滑过地面,牵着手共舞。最后的几下舒缓到了结局,明亮带着柔和。仿佛牵着舞伴散场。”


“B段吗?听你说的像是更欣赏C段一样。不过这三段确实无差,都很好听,不能否认你所说的高潮部分——要来试一试吗?”




亚瑟端坐在椅子上冲梅林伸出手,依旧是那幕熟悉的画面,亚瑟背着阳光梅林却能清楚地看见亚瑟在散发着光芒。




“当然。”




四手连弹真的很需要默契感,梅林却和亚瑟配合的天衣无缝。他们弹了曲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这首曲子算是耳熟能详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两个人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还是陪着自家姐姐和邻家妹妹看芭比公主的时候…


—————


窗台刮起的风翻开了一页页除了线条和颜色外毫无多余痕迹的纸张,从午后安静弹琴的、到指尖停留了蝴蝶的、再到在花窗前抚摸小鹿笑得开心的、躺在草地上晒太阳却睡着了的.....全部画的都是同一个金发男子。桌边的垃圾桶上全是半成品,原本厚厚一本的素描簿在这一个月少了将近一半。月光下,黑发少年的指尖滑过了纸张,描摹上嘴唇,鼻尖,眉眼。


书架上整齐摆放着洗出来的照片,一张张略过去,无一不是那头熟悉的金发。




他抬起头看着窗外的星星。




“看来明天是个好天气。”




深夜总是容易思绪万千,亚瑟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想起今日下午他在二楼,叫喊了声梅林,然后梅林抬头看着他,带着微笑,带着仰慕,带着.....他说不清的一种感觉。仿佛是多少年前他也曾这样低下头看着梅林,然后梅林报以他一个微笑。




“明天,一定要开口。”




两个房间,两个声音,同一个想法。




今天的阳光有点晒。


梅林从树林里出来时还被阳光照得刺眼,他将手掌反挡在额头处,试图遮去这恼人厌的阳光,今天实在是太晒了些。他依旧和往常一样顺着鹅软石路往下走,脚步踩着一块块鹅软石,指尖滑过一朵朵花瓣,只是这次每走一步心脏就跳得更快了些。




在那个熟悉的栅栏口,他听见了熟悉的钢琴声。


他永远记得第一次见面的那天,钢琴声吸引着他往白房子走去,他依旧是像那天一样的一身,借着旋律的指引,他顺着鹅软石下滑。他到了花窗前停下,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男人,那头阳光下更加耀眼的金发,白衬衫,黑色的西装裤。他仿佛回到了初遇那天。




这次的Canno明显带着几分忧伤,就像是他的情绪顺着悲伤的河流下滑,梅林似乎看到了那艘载着亚瑟的船顺着水面越滑越远,而他却什么都没说,也无法伸手挽留。




一曲终了。


梅林分不清是因为今天的阳光太烈,烈到眼睛出了汗还是眼睛出了眼泪。他只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他看着亚瑟盖上了钢琴,推进去了椅子,然后朝他走来。手掌比嘴唇先到达。他被搂住脖颈,被亲吻上嘴唇,亚瑟的手指磨蹭着梅林的耳廓似乎是在告诉他别难过。




说不清是带着缠绵的吻,还是带着纯粹的吻,这个吻似乎只有15秒,又似乎有一千年这么长。


亚瑟松开了他的嘴唇,梅林睁开了双眸。




他记起来了。




“我要走了。梅林。”


—————


You make me everything I wanna be, 


You are my king, I'll be your queen, 


If you tell me I am your only. 




一千年的等待值得吗,就为了换来几年的遗忘。


如果是曾经,梅林或许还会思考片刻,但是现在他连思考都不用思考就能直接把答案说出来。




值得,为了亚瑟,一切都值得。




就比如他选择了遗忘亚瑟,但是命运却将他们重新安排在一起,然后在一番事情后再告诉梅林,你的痛苦回来了。




亚瑟回来了,但是他不需要你了。




然后梅林重新开始,比如现在。


他现在就在卡梅洛特宫殿,新国王的卧房,亚瑟的面前。




看着一脸惊喜的国王,梅林从背后拿出了一沓纸张。有大的A4纸,有小的明信片。


每一张上面都画着过去一个月梅林眼里的亚瑟,笑的,生气的,认真的,正在休息的。每一张都是梅林亲手画的,保证没有任何折痕。每一张纸的背面都写着同样的一句话。




“I'm happy to be your servant,till the day I die.”




梅林将厚厚的一封求职信递给了亚瑟。




“请允许我做您的仆人,我的国王。”




“或许你可以考虑升职申请,比如做我的王后。”



练习。



“Goodbye.”

“My friend.”


èµ  @疯犬 


Eclipse

Eclipse

AM短篇,HE。


èµ @Alarva ï¼ŒYou are the only thing I have.


“Hold still right before we crash, 

 'Cause we both know how this ends, 

 Our clock ticks till it breaks your glass, 

 And I drown in you again.  ”


或许他从没想过自己是个这么疯狂的人,一千年的时间,他从古老的城堡乘坐溅起淤泥的马车,驶过蒸汽时代的轰响,越过新时代的汽车看高楼大厦矗立。他从茂密森林的上空飞到遍地灯火的暗处,他扶着老龙跨过时空,他越过蓝天白云却不再有人陪伴。他的天空从彩色的变成了冷漠的蓝白色调。

一千年他改变了什么,从穿着,到发色,再到他的所有生活,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他的信念。他每年都会重新踏上那片土地,从发出轻响的枯枝,到冰凉的柏油路,他的破旧巫师袍早已褪下,换上了洗褪色的牛仔裤衣,他从黑发爽朗少年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


为什么?

因为他的光消失了。


曾经的卡梅洛特,有城堡,有森林,有他的阳光———他的王子、国王,亚瑟。


梅林·è‰¾èŽ«ç‘žæ–¯çš„阳光,随着那命中注定的一剑被狠狠扼杀在黑暗中。

他失去了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笑容。



2019。


等待亚瑟的第一千零......一千多年,他依旧踏过那片柏油路,他停在了湖中小山的那座墓碑前,他没转过头看。他怕一睁眼就看到那天的景象,安静的,躺在船上的,在阳光下耀眼的金发,沉睡了的容颜,昔日威风的红披风安静垫在亚瑟的身下。他怕看见那艘船再度远去只留下他在那哭得撕心裂肺,他当时熄灭掌心的火焰,他相信亚瑟终将归来。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梅林没有停下脚步,他重新开始了他为期无限的路程。

嗒哒嗒哒嗒哒。脚步声从梅林的身后传来,明明是简单的步伐却带动了梅林所有的心跳,似乎是随着脚步,他的心脏也开始跟着跳动。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他仿佛感觉到他的光芒又回来了。于是他默念三秒,转身,他看到了那头金色的阳光,然后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从眉眼到鼻尖到嘴唇,对方染上风尘的模样,他脸颊似乎还带着清新的泥土。梅林像是洗去了一身疲惫,被阳光重新沐浴,他听见那个隔了一千多年的声音开口叫着他的名字。


“Merlin。”

“我回来了。”


“'Cause you are the piece of me, 

  I wish I didn't need, 

  Chasing relentlessly. ”


梅林颤抖的声线却是一千年前的少年音,他褪去了一切伤痕负担,他的双手和脚步比大脑先一步行动。此刻他不管旁人如何看他,他伸手将亚瑟揽入怀中。


凑在亚瑟的耳边说。


“Please,don't leave me again.”

“Welcome home,Arthur.”


梅林所在之处,就是亚瑟的家。经过这一千年的洗礼,他们只拥有彼此了。


You are the only thing I have.